rss訂閱 網站地圖 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
聊城私家偵探
  服務范圍: PRODUCTS LIST
婚姻調查
外遇調查
商務調查
找人尋址
財產調查
市場調查
打假維權
追債討債
特種安保
  聯系方式 : CONTACT
地 址:聊城市東昌府花園附近
電 話:微信:krv855 QQ:21466-12931
Q Q:
聯系人:陳探長
 
 
偵探資訊
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私家偵探

 
 
聊城調查取證,很多很多年前,我曾在一家機關干里臨時工,邊做邊考公務員,常聽辦公室的公務員們聊天說認識熟人辦事有多容易,一個電話就分分鐘解決。
 
那時候的我,刷著行測背著申論,無限期待與憧憬:
 
原來公務員的世界那么爽!要是我也考上,就能帶領全家走上快捷的康莊大道!
 
后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。我如愿考上一家省直清水衙門。而在我氣宇軒揚地走上新工作崗位后,卻屢屢在實踐中碰一鼻子灰。好不容易成為廳級單位的正式公務員,卻跟原來的我并無二致,求人辦事
 
沒人搭理,去醫院看病沒床位還得滾回家。
 
我很郁悶,一度陷入深深疑惑——我是不是考了個假公務員?
 
直到許多年以后的今天,當我好不容易熬資歷熬年限,一躍成為我們整個家族官位最顯赫的人——正科級干部之際,才慢慢總結出一系列關于求人辦事的殘酷游戲規則,當年那些問題的答案也一一浮出
 
水面。
 
找關系走后門,其實就是籌碼交換的過程
 
“我去求別的單位領導辦私事,被拒絕了。我知道我們局長跟他關系好,我能托我們局長去求他嗎?”
 
這是前幾天有個讀者在后臺問我的問題。我問她,你跟局長有私交嗎?有什么特殊親戚關系嗎?
 
答曰沒有,就是普通上下級關系。
 
我覺得這個問題非常有意思,要想說清楚,首先得拋出一個比喻。
 
找關系走后門,其實是個籌碼交換的過程,每個人都用現有的籌碼去交換別人手中基本等價的籌碼,并爭取換來更有價值的籌碼。類似原始社會貨幣出現之前的物物交換。
 
假設你辛苦養大一只山羊,你想用它從別人手里換點其他東西。有人兩手空空走近你,告訴你他什么也沒有,卻想得到你手中的山羊。你會愿意給他嗎?
 
肯定不愿意啊!我給養雞的,還能換點雞肉吃;我給漁夫,還能換兩條魚吃。
 
給他?我啥也得不到!
 
這正是你們局長聽到你的訴求后腦子里所想的。
 
你們局長以現有的身份去求那位領導,憑他手上捏的籌碼,自然是要比你去求的成功率要大。(當然,史志辦主任找教育局局長解決孩子讀書問題,遠遠比住建局局長找衛計委主任解決住院床位問題的
 
難度要大得多)。
 
可是你的局長會懂,忙從來沒有白幫的道理,欠的人情都是要還的,哪天人家反過來求他,他不想幫也得幫。拿了別人手上的山羊,總得回饋一只公雞吧?
 
所以問題來了:你們局長愿不愿呢?
 
一個殘酷的現實是,雖然你跟你們領導工作在同一單位,但從根本上來說,他作為一把手,所處的高度、手上的籌碼,都不是你這個最底層的科員可比的。
 
不幫你,他得不到任何壞處,因為你拿他沒辦法。幫你,他又指望你這個科員給他回饋什么好處?
 
不論你是努力干活還是給他民主評議打滿分,就好像螞蟻辛苦給大象送來自己珍藏的餅干屑,對大象來說無足掛齒。
 
當然,也不是說完全不可能,有幾種情況例外:
 
一是除了工作層面你跟他有極強的私人紐帶關系,比如兩家是親戚。
 
二是他在你身上找到很強的共鳴,認為你很像年輕時候的他,或像他的女兒,這種共情性和憐憫心會讓他拋開等價交換的功利心,寧可虧本也愿意幫“你”(其實是幫他心目中的他自己),不過這種可
 
能性極小。
 
三是從你身上另有所圖。一個沒有家族背景又年輕漂亮的小姑娘,能圖什么自己想吧。
 
如果你還是不太理解,我再打個比方:你媽打電話給你,說原來的鄰居李姨家兒子要到你們單位辦個證明,想讓你跟同事打聲招呼提前拿到。
 
版本1:李姨是個清潔工,兒子失業家中坐。——你的第一反應:我媽怎么凈給我找事!我還得去求同事,這種事求多了不好的,哎呀真不愿意幫!
 
版本2:李姨是個清潔工,兒子失業家中坐,可是他家對你家有大恩,正是她在10年前凌晨的那場火災中敲響你家的門。——你的反應大致為:雖然這事挺麻煩,不過李姨畢竟對咱家有恩,還是給辦了吧
 
 
版本3:李姨是某局退休干部,兒子在區教育局當股長。你的反應會不會是:女兒明年就要讀書了,說不定還要去求人家呢,這點小事順水人情,我去催催唄,大不了請同事喝杯奶茶。
 
你懂了嗎?在等價交換籌碼的規則之下,沒有誰是無私奉獻的白蓮花,人人都想為自己爭取更多籌碼。想要別人幫自己辦事,自己首先要進入小圈子并且手握籌碼,才擁有討價還價的資格。
 
跟有話語權的人搭上關系
 
就一定能辦成嗎?
 
答案仍然不確定,因為還有兩個重要因素:
 
一看你跟管事的人隔了幾層,
 
二看他要費多大力氣去做這事。
 
假設你現在要找某局處長開后門辦事,山路十八彎打聽到自己伯伯的干兒子的弟媳婦是他兒媳婦的好友。
 
我們假設你也好不容易說動這位弟媳婦愿意幫你,然而這只是叫“敲開了廟門”,第一步。
 
當弟媳婦領著你去到那位關鍵人物跟前,弟媳婦說明來意,人家肯定得掂量:
 
你倆什么關系?
 
如果你倆本來關系就遠,到我這又隔了一層,那我又何必投入精力去幫一個沒什么價值的陌生人呢?
 
再者,這位處長也要掂量,自己辦這事是不費吹灰之力,還是需要去求局長和別的處長呢,或者會有被舉報的風險呢?
 
難度越大、風險越高,這籌碼的價值也就越大,大到你連等價交換的資格都沒有。
 
這里又有個例外。別忘了原始社會發展到后來,在物物交換的高級階段,一個萬能的東西誕生了——錢,最大最實在的籌碼。
 
這也就是俗稱的“領進廟門”,求人辦事送錢,一般人還送不進去,一定要由指定的熟人領著進關鍵廟門并燒兩柱高香,這事才算有些眉目。
 
可是啊可是,今時不同往日,別忘了現在的公權是在陽光下運行的,紀委等部門可不是吃素的。不論是收錢的還是送錢的,就好像在高壓線邊跳舞,極度危險。有朝一日我們有幸自己坐進廟門,也要永
 
遠牢記——權力尋租,萬萬使不得!
 
錢財事小,葬送了自己辛苦半輩子搭起來的廟才得不償失。
 
以上種種也是很多現象的根本原因:
 
為什么父母要鼓勵我們考公務員?
 
為什么那些實權單位競爭如此激烈?
 
為什么機關里會有那么多人絞盡腦汁往上爬?
 
為什么那些當官的會沉迷于級別和權力不能自拔?
 
不是圖工資多的那一點點錢,也不是因為說起來好聽有面子,而是為了上更高一級社會階層,為了爭取手上的籌碼能多一點再多一點,方便交換別人手上更好的籌碼。
 
我并不贊成這種游戲規則,我承認它就是上千年人情社會中一大陋習。我跟你一樣,作為手無籌碼的小兵,一直是游戲里的輸家,更曾經對它嗤之以鼻無法接受。
 
可當我在體制內沉浮十幾年后才明白:
 
作為俗人,咱們躲不開規則;
 
作為小人物,咱們改變不了現實。
 
你必須要耐著性子理解透徹并充分尊重這游戲規則,才能在別人大塊吃肉之時,抓住機會喝到那么小小一口湯。

 
 
怎么购买棋牌app
11选5计划免费软件手机版 pk10精准计划群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分析彩票的软件 捕鱼达人1官网 旭彩一分快三 时时彩平台一条龙 米彩彩票 北京pk赛车官网登录 内蒙古时时开奖走势图 软件工程大作业免费下载 网站赌龙虎庄家控制 幸运飞艇赢彩专家计划 抢庄牛牛技巧什么牌型 信德國際娛樂城 重庆肘时彩历史最大奖